理念

作为一位器乐演奏者,如要掌握古典音乐的表演,须要明白一个道理,即音乐家是介于音乐文本与听者之间的桥梁。表演者须将音符及有关信息“翻译”出来,活生生地呈现出来,传达给听者。

明白了这个道理之后,我们才能提升自己通过乐器传达出音乐想象力的技能。当对乐器的操作能力达到一定水准之后,表演者须运用这些能力来表达音乐的内涵。换言之,我们须以一种本能直觉的、一种自然自动的方式调动我们的肢体,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根据音乐文本表现出所谓艺术的意象来。

而为了发展这一复杂的、本能直觉的能力,音乐家须经常性地在听众面前表演。而,这一关键要素并没被纳入到高等音乐教育的传统体系中。音乐学院只提供了非常有限的演出机会,如每学期一到两次的班级或系里的演奏会。而这些音乐会中,学生承受着很大的心理压力,因为他们要面对同学和老师的评价,这样的音乐会跟考试一样。在这种情境下,想发挥音乐想象力简直不可能。这些音乐会上,学生们相当紧张,满脑子都是害怕、羞愧及竞争,而这类情感通常会导致大脑前部与负责自动的部分之间交流的速度变缓。可是,要想成为一位好的古典音乐表演者,我们必须开发大脑中直觉本能的那一部分,以便能够艺术地、而不是技术地或者机械地演奏。

 

教学方法

教师与学生

我们在选拔年轻音乐家、音乐导师以及曲目时非常审慎,秉持优质原则。

Musethica教育课程的授课教师也即导师。他们在大师班上与学生一起为音乐会做高强度的准备。我们课程的一大特点就是导师也可能与学生一起,在音乐会上同台演奏。这一教学方法对教师提出了非常高的要求,同时对年轻音乐家而言,也构成了特殊的挑战。师生间在音乐会的准备、排练以及演出过程中充分互动,这也是Musethica教育课程的一个关键要素。

在某些活动、工作坊或音乐节期间,师生甚至会在一起生活一段时间。这样的工作安排可以促进师生关系,有助于提高劳动强度,促进经验的交流,增强这种合作式学习的效果。

听众群

Musethica的听众真诚、严谨、来源多样。在社会公益机构举办的音乐会中,听众群体多样,有孩童,也有老人,尤其是那些在社会上处境艰难而成为弱势群体的那些人,包括移民、残障人士及高龄人士等,他们易于受到社会的忽视或排斥。这些听众通常很少接触古典音乐,很少有机会去听古典音乐会。因此,我们在这类社会公益机构举办的音乐会通常都安排在机构活动的所在地,如健身房、医院候诊室、教室或食堂等。这些近便的场地可以增进音乐家与听众之间的互动。但这类地点对音乐家在技术上要求很高,因为音乐家须要克服场地在声学上的缺欠,迅速地建立起与听众的联系。